Sherry

不必为了一些人
而假装自己很感兴趣一些东西
或者很了解一些东西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不清楚就是不清楚
真喜欢假喜欢看一眼其实就知道了
我真的讨厌迎合那些所谓的流行的大家都在讨论的东西
大家萝卜青菜  各有所爱
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喜好才真的让人讨厌吧

让娜迪尔曼 | 日常生活是一座监狱

喪家狗:


呼吸一般的电影长度,我们看电影是为了逃离自己乏味且重复的日常生活,可是阿克曼用这部电影把我们硬生生的拉到另一组日常生活,但是几乎完全聚焦于平日活动的电影,所收获的成效是巨大的,正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她的日常仪式,才能累积出巨大的爆发力。




作为一部被誉为“影史上第一部女权主义电影”,影片的拍摄手法也异常简单,固定机位、长镜头、空镜头(这种手法可以参考小津安二郎,不过他的空镜头是作为一个电影的节拍器,阿克曼在本片的空镜头是为了让观众感受到日常乏味的力量)。我们眼睁睁的看着演员出画,或者我们得直视一些“反构图”画面。



(位于影片开头,让娜迪尔曼迎接按门铃的那个人,画面出奇的把让娜的脸放在了画外,暗喻她接下来的活动是“没脸见人的”,这是一个男权世界的一个讽刺的构图)




影片中不断被强调的物件是一个青花瓷瓶,这是让娜的经济来源,她每天在接完客之后就会把钱放在这个瓷瓶里面,之后每一次的经济开销,包括买菜给儿子生活费都是从这个瓷瓶里面取出来的。这个瓷瓶将让娜的两个角色完美的结合到一起,作为一个妓女和一个爱子的家庭主妇。让娜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





影片只给我们展示了让娜的日常生活中的三天,作为一个中产阶级的寡妇她是如何生活的,这是她可能忍受了几十年中的三天,这三天甚至可能是不连续的,变为电影中的三个半小时,真正生活的长度,被迫直视让娜不紧不慢的削土豆,逼我看下这三天的动力可能就是找房间摆设的不同,或是让娜妆容有没有什么改变了。让娜是一个在生活中被上紧了发条的人,于是影片展示了她是如何从一个井井有条的人到被日常生活折磨而精神崩塌了。




她是一个日常生活的女囚,她打破这个牢笼的方法就是打乱她的日常生活,高潮处的发泄太突然,果断而且残忍,也许走向极端才是突破这段日常生活的循环的唯一方法。




电影 让娜迪尔曼

狭小的公寓内,让娜琐碎无聊的日常让人发疯:收拾房间、洗澡、准备晚饭、为儿子辅导功课、和儿子出门散步、睡觉、做早饭、买菜、织毛衣……

厌恶用尽了全身力气也只是为了维持生活表面上的运转,厌恶那个挤压掉了幻想、思考、形而上以及一切精神活动的、被称作日常生活的生活。

日常生活真的让人难熬,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动作,不带任何感情。
其实电影里痛苦的,在深渊的,在泥泞中的,不止让娜一个人吧,她的儿子也是很难受,很痛苦的吧。
我以后真的绝对绝对不做家庭主妇,实在是太痛苦了。

同学还有老师之间分开这么久
再聚的时候彼此还是会生疏会尴尬吧
大家都发生了改变了啊
已经回不去了
虽然整个聚会大家都在极力忽略这件事
可是
这是事实吧